<th id="fjzb5"><strike id="fjzb5"><meter id="fjzb5"></meter></strike></th>
    <mark id="fjzb5"><menuitem id="fjzb5"><ol id="fjzb5"></ol></menuitem></mark>
    <ol id="fjzb5"></ol>

        <rp id="fjzb5"><thead id="fjzb5"></thead></rp>
          <form id="fjzb5"><address id="fjzb5"></address></form>
          <meter id="fjzb5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<ol id="fjzb5"><em id="fjzb5"></em></ol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fjzb5"><address id="fjzb5"></address></big>
              <dfn id="fjzb5"><mark id="fjzb5"><ins id="fjzb5"></ins></mark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fjzb5"><listing id="fjzb5"></listing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揚州詩文酒會

                2021-06-27

                自古以來,揚州一直是人文薈萃之地,群星爭輝之所。天下文士,半集維揚。揚州詩文酒會名目繁多,內容豐富。每逢佳節一會,一年既畢,循環招飲。如自花朝起,三月作修禊會,四月作櫻筍會,除此,還有餞春、消夏、賞花、放燈、重陽、消寒等等,均不乏吟詠,有詩、有詞、有曲、有賦,將文化生活、文學內容與情趣愛好,刻意于名饌佳珍或蔬果清供于良辰美景之中。文人名士食尚,為淮揚菜增添了風雅神韻。人們稱淮揚菜是“文人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唐代劉禹錫、白居易揚州詩酒唱和,留下了“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”的名句。宋代歐陽修平山宴集傳荷飛觴成為文壇佳話。清初王士禎、孔尚任、盧雅雨的“紅橋修禊”有曲水流觴之余風。盧雅雨紅橋雅集時和韻者達七千余人,傳為美談。揚州馬氏小玲瓏山館、行庵、程氏筱園、鄭氏休園、張氏讓園、趙氏南園、“揚州八怪”賞菊、賞蘭等園林詩酒文會名重一時。揚州畫舫宴泛舟湖光山色中,更具詩情畫意。

                文人宴飲活動形成了濃郁的飲食文化氛圍,澤被后代,影響深遠。

                四相簪花宴  北宋慶歷年間,韓琦知揚州。春日,府衙后花園中一株芍藥忽然開花四朵,花色上下紅,中間黃蕊相間,世稱 “金纏腰”、 “金帶圍” 。當時揚州實為罕見,視為大吉之兆。韓琦大喜,即邀王珪、王安石、陳升之前來觀賞,并在后花園對花設宴,詩酒歡娛。酒酣興暢時,韓琦令人剪花插于四人帽沿,各簪一枝。四人后來先后登宰相之位。人們認為四相仕途洪運之機發端于揚州。由此,揚州“四相簪花宴”遂傳為佳話。

                歐陽修平山傳荷飛觴  歐陽修筑平山堂,常與文士登臨歡宴,并派人騎快馬到邵伯湖摘取初綻荷花,布于平山堂內。賓主縱情詩酒,放浪形骸,酒興濃時,歐陽修令歌妓取荷傳與賓客,依次摘瓣,摘到最后一瓣者,則飲酒一盞、賦詩一首。詩酒風流,興盡而歸。

                明月樓宴飲  元代大文豪、著名書畫家趙孟頫在旅次揚州時,于“綺食瓊杯間苑游”的趙氏明月樓宴飲。席上所用食器皆為精美銀器。當月白風清,酒飲過半時,園主人出紙請其作春聯,趙孟頫當即援筆,寫下了“春風閬苑三千客,明月揚州第—樓”的對聯。園主人得之,欣喜萬分?!氨M撤銀酒器以贈” 孟頫,一時傳為美談。

                虹橋修禊  揚州“紅橋修”是蜚聲海內的一項傳統的文人修活動。虹橋位于揚州瘦西湖南端。始建于明代崇禎年間。修禊本是古代文人雅士相聚水溪邊游春、賞景、宴集、吟詩唱和的盛會。一般每年舉行兩次,春天上巳的三月三日和秋天的七月十四日。文人修,認為流動的活水可以消除不祥,洗去不潔,祛除邪惡,稱為“”。春日舉行的稱“春”,秋日舉行的稱“秋”。攜帶飲食在野宴飲,稱為“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清康熙元年,時任揚州府推官王士禎邀約杜溶、張養重、陳維崧、宗元鼎、冒襄、程穆倩諸名士于虹橋修禊。王士禎曾描述當時的盛況:“漁洋山人日集諸名士于蜀岡紅橋間,擊缽賦詩,香清茶熟,素絹橫飛,風流欲絕”。他還賦詩:“辛夷花照明寒食,一醉紅橋便六年。好景匆匆逐流水,江城幾度沈郎錢?!?王士禎等多次修紅橋,淺斟漫飲,儒風浩蕩。

                康熙二十七年,孔尚任與梅文鼎等24位名士于虹橋修禊。孔尚任曾賦詩:“楊柳江城日未曛,蘭亭禊事共諸君。酒家只傍橋紅處,詩舫偏迎袖翠裙。久客消磨春冉冉,佳辰引逗淚紛紛。撲衣十里濃花氣,不借笙歌也易醺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乾隆二十二年,兩淮轉運使盧雅雨發起更大規模的虹橋修禊,參加者有汪士慎、鄭燮、陳撰、金農、厲鶚、羅聘、金兆燕等。盧作七律四首,其后和韻者七千余人,編成詩集三百卷,極一時之盛。《揚州畫舫錄》載:盧 “歷官至兩淮轉運使。筑蘇亭于使署,日與詩人相酬詠,將北郊二十四景書之于牙牌,以為侑觴之具,謂之牙牌二十四景,一時文宴盛于江南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金鎮平山燕集   汪懋麟創意修復平山堂??滴跏?,金鎮出任揚州太守。汪贈詩三首。其二曰:“……文章太守今重遇,賓以清游為再攀。但恨林泉僧占取,蜀岡蔓草待君刪”。金鎮從善如流,賦詩:“出典名邦真濫竽,舍人贈句比連珠。殷勤為囑平山舊,風調寧教‘六一’孤”。秋日,金鎮招飲汪懋麟等揚州名人至平山舊址,商議修復之事,并即席吟詠飛觴。

                仲冬,平山堂落成。金鎮復邀諸名士燕集。汪懋麟賦詩:“……芳筵歌鰋鯉,美酒瀉蒲萄。選味宜烹韭,升堂擬獻羔……”。許虬賦詩:“天地余清宴,江山慰寂寥。楚漿馨桂醴,郇炙雜蘭椒”。鄧漢儀賦:“招邀多上客,宴飲埒清漳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小玲瓏山館詩文酒會  小玲瓏山館原為鹽商巨子馬曰琯、馬曰璐兄弟的“街南書屋”一景,因得太湖巨石,極備透、縐、瘦之奇,館以石名,遂定其名為小玲瓏山館。園主人經常以此地掃榻留賓?!?/span>嶰谷馬曰琯號性好交游,四方名士過邗上者,必造廬相訪,縞佇之投,杯酒之款,殆無虛日。近結邗江吟社,賓朋酬唱,與昔時圭塘、玉山相埒。袁枚詩云:“山館玲瓏水石清,邗江此處最知名。橫陳圖史常千架,供養文人過一生?!痹凇囤踅偶分兴占摹靶×岘嚿金^對雪聯句”、 “展重五集小玲瓏山館分賦鐘馗畫”、“玲瓏山館主分餉于酒”、“食鰣魚聯句”等,均為小玲瓏山館詩文酒會留下的文化產品。 “食鰣魚聯句”是這些聯句中的精品。

                園梅花會  園主人程夢星是康熙年間進士,官編修,工書畫。告歸后,購篠園于廿四橋旁,日與名流文士游宴其間。園中有百余株梅花,每當園花報放之時,“輒攜詩牌、酒榼,嘉客賞游,聯吟綴詩,被推為一時風雅之宗”。園主人與諸同人飲于梅花樹下,花時點燈會客,賞梅吟詠,那種“高燒銀燭將花照,人影花容同一笑”,“多謝韶光入酒卮,但將歌舞簇紅燈”的景致,令人神馳。席間作詩。程夢星、王藻、唐建中、方士庶、閩華、胡期垣等13位文人的詩文至今還存留在園。畫家羅聘繪制了《飲園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休園櫻筍會  鄭俠如數世居休園。園內產諸葛菜,亦名諸葛花、蔓菁,為園主愛食的佳蔬。以“腌食咸甘為美,可下氣開胃”。園主人以此餉客,成為休園中文酒之會必備的美食。春日新雨后,滿園新綠,招嘉客聯吟綴詩。休園每到此時都要舉行“櫻筍會”大宴文人。經常出席休園“櫻筍會”的有陳章、閔華、劉師恕、王文充、陸鐘輝等。他們于園中親自動手采摘櫻桃、竹筍。林下置榻,幾硯閑雅,以青瓷甌斟茶,用白玉斝盛酒,雅風盎然。閔華賦《休園櫻筍會》。杭世駿賦《鄭氏休園》:“捉麈鷗邊席,行廚竹里廬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秋日行庵文宴  行庵在揚州北郊天寧寺枝上村西隅,為馬曰琯兄弟的家庵。汪士慎詩云:“邗江詩人觴詠地,吟箋五色鮮如花?!备呦鑴t在他所繪《彈指閣圖》中題曰:“東偏更羨行庵地,酒詩簡日往還”。這里舉行過秋堂菊宴、五君詠等著名的文宴。席間,賓主“把盞相呼,缶缽共詠”,出現了“秋風秋雨秋日好,名花名士一時兼”,“新詩別后閑相問,小酒燈前笑共拈”的盛況。最為享名的是“九日行庵文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九日行庵文宴”參加者有全祖望、洪振珂、方士庶、厲鶚、馬曰琯兄弟等14位文士。席間,中懸仇英白描陶淵明像,采黃花酌白為供,以“人世難逢開口笑,菊花須插滿頭歸”分韻賦詩,“陶陶衎衎,觴詠竟日,長達逾月”。這次文宴,由葉震初繪《行庵文宴圖》傳世,方環山補景,厲鶚為之記。圖藏于克利夫蘭美術館。

                讓圃雅集  讓圃為詩人張士科、陸鐘輝的別墅,后為天寧寺杏園。院中碧梧翠竹,古木深壑。李斗《揚州畫舫錄》稱這里是“韓江雅集”之處,“—時之盛與圭塘、玉山相埒”。經常參加詩文酒會的有張世進、程夢星、高翔、杭世駿、厲鶚、邵泰等知名文人?!胺晟捛逵?,接士愛儒雅?!蔽臅v究平淡、清和、典雅,富有濃厚的文化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為稱道的是春日于“讓圃著老堂”雅集,所食皆為春蔬。春日食蔬,有嘗“新”之意趣。 “摘之務鮮,洗之務凈,食之務時”。著老堂食春蔬有蔞蒿、薺菜、芹菜、韭菜、杞苗、蘆芽、菜苔等七味,一一分詠成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圃消夏聚會也很著名。所食之物有冷淘、薄荷糕、水精、銀苗菜、石華粉、絲瓜羹、蘇梅丸等。與會者按食單分詠賦詩。文人對消夏飲食的制法、吃法、功用等品評,入骨三分,滋味無窮。陸鐘輝還在上巳于讓圃環溪草堂舉行流觴宴會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園秋禊  南園為康熙年間揚州文人汪玉樞家園。汪玉樞,號恬齋,早歲能詩,酷愛山林,得揚州九蓮庵地,建別墅 “南園”。因曾奉旨擇二峰送京師御園,因而被賜名為“九峰園”。其園詩文酒會極盛。王躬符即于是園征《城南宴集詩》,參加賦詩者有汪玉樞等36人。此后,汪玉樞又曾于園中抱山堂作“重九會”。繼后,轉運兩淮的曾燠來揚州修禊于是園,吳錫麒、詹石琴、胡香海等文人赴會,丹徒陸曉山特繪《修禊圖》。曾燠題序云:“乃以七月朔,越三日,會賓客于邗水之上,秋禊是舉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竹西九畹蘭花會  揚州的竹西亭是園林風景佳處。唐人杜枚:“誰知竹西路,歌吹是楊州”。鄭板橋于竹西亭中,作一桌會,傳為盛事。此次詩文酒會同席者8人。各人出百文錢,以為永日歡。參加者有鄭板橋、黃慎、程綿莊、李夢村、王文治、金兆燕等。午后適逢濟南朱文震到,遂為九人會。板橋于席間揮毫繪九畹蘭花,以紀其盛。并賦詩云:“天上文星與酒星,一時歡聚竹西亭。何勞芍藥夸金帶,自是千秋九畹青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  伊秉綬黃園、六一堂雅集  嘉慶十年,伊秉綬任揚州太守。十二年,任河庫道、兩淮鹽運使。伊以“淡”行世,淡泊名利,追求恬淡、親民。伊秉綬對韓琦、王士禎等詩文酒會,心向往之,“小闌婪尾廣陵春,舊雨來時鵲語頻。一自魏公開宴后,未妨贈藥(芍藥)繼風人?!薄凹t橋無恙吾生晚,不及漁洋司理年?!币僚c焦循、阮充、趙懷玉等常在黃氏園、六一堂雅集,續先賢之遺風。伊公崇“淡”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他與文友酬應,常以寒儉的伊府面、揚州炒飯餉之。

                人日挑菜  正月初七為人日,又稱“人勝節”。時人挑取七種野菜作羹,宴請親朋登高游樂。道光丁未(1847),前江蘇巡撫梁章鉅在揚宴請魏源、吳讓之、羅茗春、黃右原、嚴保庸等。梁章鉅吟曰:“元日至人日,無日不晴天。自是太平象,能無行樂便?清流宜冷集,陳冊要新篇。莫笑寒庖儉,期傳挑菜筵?!绷涸娦⌒蛟唬骸傲拇媸緝€之私忱,或可衍竹西韻事也?!?

                冶春后社文酒之會  “冶春后社”創始于有清光宣之際,推臧谷執牛耳。民國四年,湖上建徐園,揚州冶春后社詩人請于園主,建冶春后社于園內,精室三間,極為幽敞,題曰“冶春后社”。每值花晨月夕,醵金為文酒之會,相與尖叉斗韻,刻燭成詩以為樂。例先拈題十四字,各撰七聯,謂之“七唱”。酒闌余興,又或另拈兩題,分詠一聯;或公擬數字,嵌入兩句,統云“詩鐘”。匯成后請人謄寫,當場公同互選,次第甲乙,以當選最多數為冠軍。臧谷仙逝后,孔慶任冶春后社社長。每歲佳辰令節,冶春后社詩人往往于此賦詩,或拈字作七聯詩,名曰七唱?;驗槲幕⒅畱?。孔慶《揚州竹枝詞》:“茶味清芬酒味濃,冶春小憩豁心胸。何如香影廊中座,支過殘秋又到冬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維揚烹飪藝術詩畫會   1983年6月,揚州市政協、文聯舉辦了淮揚烹飪藝術詩畫活動會,邀請了省、市有關學者、名流、專家教授、書法家、畫家等知名人士,對烹飪技藝和風味特色進行探討。

                烹飪藝術詩畫會在揚州富春花園宴會大廳舉行。嘉賓與會,先品“魁龍珠茶”。與會者歡聚一堂,時而低吟淺酌,品評名饌;時而面對宣紙,皺眉沉思;時而振筆揮毫,立成佳作。南京師院金啟華教授首唱七絕:“梅子雨晴萬物欣,郊原景色倍清新。此行端為揚州菜,不惜光陰不惜金?!睋P州年近八旬的老書法家魏之楨即席口占一絕:“太守之宴今再開,金陵耆俊惠龍來。新詩法繪催人醉,未飲醇醪已快哉?!蹦暇┐髮W教授吳白匋依姜白石原韻,填了一闋《揚州慢》。

                南京大學教授程千帆賦七絕二首: “平山堂下木蘭舟,側帽輕衫念舊游。今日白頭重振策,新揚州勝舊揚州。煎金破玉多風味,萬選青錢絕輩流,可是徐凝無口福,但分明月憶揚州?!碧瞻紫壬敿礊橹希骸熬S揚菜,久馳名,烹飪術,日益新”。 程千帆先生又揮毫書下:“飲且食兮壽而康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揚州國畫院院長李亞如揮毫題五言小句:“維揚擅名廚,席上列群珍,饌兼色香味,妙手著陽春?!辈⑴c省國畫院院長亞明合作“蟹魚圖”,題名曰:“水鄉風味足,魚蟹是家珍?!?   揚州畫菊大師吳硯耕與李亞如合作“菊蟹圖”一幅。揚州著名國畫大師王板哉、何庵之應邀參加詩畫活動會,留下了寶貴的書、畫墨寶。

                揚州詩文酒會

                   

                自古以來,揚州一直是人文薈萃之地,群星爭輝之所。明清之季,天下文士,半集維揚。揚州詩文酒會名目繁多,內容豐富。每逢佳節一會,循環招飲。如自花朝起,三月作修禊會,四月作櫻筍會,除此,還有餞春、消夏、賞花、放燈、重陽、消寒等等,均不乏吟詠,有詩、有詞、有曲、有賦,將文化生活、文學內容與情趣愛好,刻意于名饌佳珍或蔬果清供于良辰美景之中。文人名士食尚,為淮揚菜增添了風雅神韻。因此,人們稱淮揚菜是“文人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唐代劉禹錫、白居易揚州詩酒唱和,留下了“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”的名句。宋代歐陽修平山宴集傳荷飛觴成為文壇佳話。清初王士禛、孔尚任、盧雅雨的“紅橋修禊”有曲水流觴之余風。盧雅雨紅橋雅集時和韻者達七千余人,傳為美談。揚州馬氏小玲瓏山館、行庵、程氏筱園、鄭氏休園、張氏讓園、趙氏南園、“揚州八怪”賞菊、賞蘭等園林詩酒文會名重一時。揚州畫舫宴泛舟湖光山色中,更具詩情畫意。

                文人宴飲活動形成了濃郁的飲食文化氛圍,澤被后代,影響深遠。

                四相簪花宴  北宋慶歷年間,韓琦知揚州。春日,府衙后花園中一株芍藥忽然開花四朵,花色上下紅,中間黃蕊相間,世稱 “金纏腰”“金帶圍” 。實為罕見,視為大吉之兆。韓琦大喜,即邀王珪、王安石、陳升之前來觀賞,并在后花園對花設宴,詩酒歡娛。酒酣興暢時,韓琦令人剪花插于帽沿,四人各簪一枝。四人后來先后登宰相之位。人們認為四相仕途洪運之機發端于揚州,由此,揚州“四相簪花宴”遂傳為佳話。

                歐陽修平山傳荷飛觴  歐陽修筑平山堂,常與文士登臨歡宴,并派人騎快馬到邵伯湖摘取初綻荷花,布于平山堂內。賓主縱情詩酒,放浪形骸。酒興濃時,歐陽修令歌妓取荷傳與賓客,依次摘瓣,摘到最后一瓣者,則飲酒一盞、賦詩一首。詩酒風流,興盡而歸。

                明月樓宴飲  元代大文豪、著名書畫家趙孟頫在旅次揚州時,于“綺食瓊杯閬苑游”的趙氏明月樓宴飲。席上所用食器皆為精美銀器。當月白風清,酒飲過半時,園主人出紙請其作春聯,趙孟頫當即援筆,寫下了“春風閬苑三千客,明月揚州第—樓”的對聯。園主人得之,欣喜萬分?!氨M撤銀酒器以贈” 孟頫,一時傳為美談。

                虹橋修禊  揚州“虹橋修禊”,是蜚聲海內的一項傳統的文人修禊活動。修禊,自王羲之“蘭亭修禊”以來,歷代都有。文人修禊時,于水旁宴集,在水上放置酒杯,杯浮流到誰的面前,誰即取飲,并賦詩吟詠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記載,揚州虹橋修禊最早是一代文豪王士禛。后孔尚任與梅文鼎等 24 位名士的詩人文宴。此后,文人墨客紛紛仿效,修禊活動綿綿不斷?!稉P州畫舫錄》記載:“盧見曾,字抱孫,號雅雨山人,山東德州人.歷官至兩淮轉運使。筑蘇亭于使署,日與詩人相酬詠,將北郊二十四景書之于牙牌,以為侑觴之具,謂之牙牌二十四景。一時文宴盛于江南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金鎮平山燕集   汪懋麟創意修復平山堂??滴跏?,金鎮出任揚州太守。汪贈詩三首。其二曰:“……文章太守今重遇,賓以清游為再攀。但恨林泉僧占取,蜀岡蔓草待君刪”。金鎮從善如流,賦詩:“出典名邦真濫竽,舍人贈句比連珠。殷勤為囑平山舊,風調寧教‘六一’孤”。秋日,金鎮招飲汪懋麟等揚州名人至平山舊址,商議修復之事,并即席吟詠飛觴。

                仲冬,平山堂落成。金鎮復邀諸名士燕集。汪懋麟賦詩:“……芳筵歌鰋鯉,美酒瀉蒲萄。選味宜烹韭,升堂擬獻羔……”。許虬賦詩:“天地余清宴,江山慰寂寥。楚漿馨桂醴,郇炙雜蘭椒”。鄧漢儀賦:“招邀多上客,宴飲埒清漳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小玲瓏山館詩文酒會  小玲瓏山館為鹽商巨子馬曰琯、馬曰璐兄弟的“街南書屋”一景,因得太湖巨石,極備透、縐、瘦之奇,館以石名。園主人經常在此地掃榻留賓。馬氏兄弟 “所遇游皆當世名家,四方之士過之,適館授餐,終身無倦色?!薄皫O谷性好交游,四方名士過邗上者,必造廬相訪,縞佇之投,杯酒之款,殆無虛日。近結邗江吟社,賓朋酬唱,與昔時圭塘、玉山相埒?!痹对娫疲骸吧金^玲瓏水石清,邗江此處最知名。橫陳圖史常千架,供養文人過一生?!薄囤踅偶匪盏摹靶×岘嚿金^對雪聯句” “展重五集小玲瓏山館分賦鐘馗畫” “玲瓏山館主分餉于酒” “食鰣魚聯句”等,均為小玲瓏山館詩文酒會留下的文化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  園梅花會  園主人程夢星是康熙年間進士,官編修,工書畫。告歸后,購篠園于廿四橋旁,日與名流文士游宴其間。園中有百余株梅花,每當園花報放之時,“輒攜詩牌、酒榼,嘉客賞游,聯吟綴詩,被推為一時風雅之宗”。園主人與諸同人飲于梅花樹下,花時點燈會客,賞梅吟詠,那種“高燒銀燭將花照,人影花容同一笑”,“多謝韶光入酒卮,但將歌舞簇紅燈”的景致,令人神馳。席間作詩。程夢星、王藻、唐建中、方士庶、閩華、胡期垣等13位文人的詩文至今還存留在園。畫家羅聘繪制了《飲園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休園櫻筍會  鄭俠如數世居休園。園內產諸葛菜,亦名諸葛花、蔓菁,為園主愛食的佳蔬。以“腌食咸甘為美,可下氣開胃”。園主人以此餉客,成為休園中文酒之會必備的美食。春日新雨后,滿園新綠,招嘉客聯吟綴詩。休園每到此時都要舉行“櫻筍會”大宴文人。經常出席休園“櫻筍會”的有陳章、閔華、劉師恕、王文充、陸鐘輝等。他們于園中親自動手采摘櫻桃、竹筍。林下置榻,幾硯閑雅,以青瓷甌斟茶,用白玉斝盛酒,雅風盎然。閔華賦《休園櫻筍會》。杭世駿賦《鄭氏休園》:“捉麈鷗邊席,行廚竹里廬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秋日行庵文宴  行庵在揚州北郊天寧寺枝上村西隅,為馬曰琯兄弟的家庵。汪士慎詩云:“邗江詩人觴詠地,吟箋五色鮮如花?!备呦鑴t在他所繪《彈指閣圖》中題曰:“東偏更羨行庵地,酒榼詩簡日往還”。這里舉行過秋堂菊宴、五君詠等著名的文宴。席間,賓主“把盞相呼,缶缽共詠”,出現了“秋風秋雨秋日好,名花名士一時兼”,“新詩別后閑相問,小酒燈前笑共拈”的盛況。最為享名的是“九日行庵文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九日行庵文宴”參加者有全祖望、洪振珂、方士庶、厲鶚、馬曰琯兄弟等14位文士。席間,中懸仇英白描陶淵明像,采黃花酌白醪為供,以“人世難逢開口笑,菊花須插滿頭歸”分韻賦詩,“陶陶衎衎,觴詠竟日,長達逾月”。這次文宴,由葉震初繪《行庵文宴圖》傳世,方環山補景,厲鶚作記。圖藏于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。

                讓圃雅集  讓圃為詩人張士科、陸鐘輝的別墅,后為天寧寺杏園。院中碧梧翠竹,古木深壑。李斗《揚州畫舫錄》稱這里是“韓江雅集”之處,“—時之盛與圭塘、玉山相埒”。經常參加詩文酒會的有張世進、程夢星、高翔、杭世駿、厲鶚、邵泰等知名文人?!胺晟捛逵?,接士愛儒雅?!蔽臅v究平淡、清和、典雅,富有濃厚的文化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最為稱道的是春日于“讓圃著老堂”雅集,所食皆為春蔬。春日食蔬,有嘗“新”之意趣。 “摘之務鮮,洗之務凈,食之務時”。著老堂食春蔬有蔞蒿、薺菜、芹菜、韭菜、杞苗、蘆芽、菜苔等七味,一一分詠成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讓圃消夏聚會也很著名。所食之物有冷淘、薄荷糕、水精鮓、銀苗菜、石華粉、絲瓜羹、蘇梅丸等。與會者按食單分詠賦詩。文人對消夏飲食的制法、吃法、功用等品評,入骨三分,滋味無窮。陸鐘輝還在上巳于讓圃環溪草堂舉行流觴宴會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園秋禊  南園為康熙年間揚州文人汪玉樞家園。汪玉樞,號恬齋,早歲能詩,酷愛山林,得揚州九蓮庵地,建別墅 “南園”。因曾奉旨擇二峰送京師御園,因而被賜名為“九峰園”。其園詩文酒會極盛。王躬符即于是園征《城南宴集詩》,參加賦詩者有汪玉樞等36人。此后,汪玉樞又曾于園中抱山堂作“重九會”。繼后,轉運兩淮的曾燠來揚州修禊于是園,吳錫麒、詹石琴、胡香海等文人赴會,丹徒陸曉山特繪《修禊圖》。曾燠題序云:“乃以七月朔,越三日,會賓客于邗水之上,秋禊是舉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東園(喬園)詩文酒會  東園(喬園)在今揚州城東甪里, 康熙雍正年間,揚州鹽商喬國楨(晉商)別業。王士禛著《東園記》,贊道:“不啻置身辟疆(晉顧辟疆的名園)、金谷(晉石崇筑的金谷園)間”?!皬V陵,……四方仕宦多僑寓于是,往往相與鑿陂池,筑臺榭,以為游觀宴會之所。明月瓊簫,竹西歌吹,蓋自昔而然矣?!辈芤蝺苫囱阐}御史時,每次來揚,很少住在位于院大街的鹽漕察院官署,而是假寓于東園。曹寅著《東園八詠》(詠其椐堂、幾山樓、西池吟社、分喜亭、心聽軒、西墅、鶴廠、漁庵) 等詩賦。東園不僅是曹寅在揚州時公余散心之地,也是當時參與《全唐詩》編校人員聚會休憩之所?!堕ぴ~鈔》載:《全唐詩》的校書活動者常于東園晚酌、小酌、吟詩。清康熙庚寅年,揚州府江都縣人袁江繪《東園勝概圖》,現珍藏于上海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    東園(賀園)詩文酒會  東園在今瘦西湖法海寺東南。雍正間,賀君召創建賀園。丙寅,以園之醉煙亭、凝翠軒、梓潼殿、駕鶴樓、杏軒、春雨堂、云山閣、品外第一泉、目矊臺、偶寄山房、子云亭、嘉蓮亭為十二景。賀君召常于園中春雨堂舉行詩文酒會。揚州八怪金農、李鱓等對十二景題過對聯。李鱓還作《東園招集同人宴會賦謝》。丙寅,“韓江雅集”秋禊是園。作詩者為胡期恒、程夢星、汪玉樞、陳章、閔華、馬曰琯、馬曰璐、方士庶、陸鐘輝、厲鶚等。又于東園分詠,詠十二景。后請畫家袁耀(袁江之侄)繪制《揚州東園圖》,畫中東園背山面水,猶如人間仙境,極具生活情趣。圖后還有胡期恒、程夢星、馬曰琯、馬曰璐、方士庶、陸鐘輝等名流撰寫的詩作。賀君召以游人題壁詩詞及園中匾聯,匯之成帙,題曰《東園題詠》。 咸豐年間太平軍與清兵的戰爭中,東園建筑毀于戰火。2013 513日,央視四套“國寶檔案”欄目介紹《揚州東園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竹西九畹蘭花會  揚州的竹西亭是園林風景佳處。唐人杜枚:“誰知竹西路,歌吹是楊州”。鄭板橋于竹西亭中,作一桌會,傳為盛事。此次詩文酒會同席者8人。各人出百文錢,以為永日歡。參加者有鄭板橋、黃慎、程綿莊、李夢村、王文治、金兆燕等。午后適逢濟南朱文震到,遂為九人會。板橋于席間揮毫繪九畹蘭花,以紀其盛。并賦詩云:“天上文星與酒星,一時歡聚竹西亭。何勞芍藥夸金帶,自是千秋九畹青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   伊秉綬黃園、六一堂雅集  嘉慶十年,伊秉綬任揚州太守。十二年,任河庫道、兩淮鹽運使。伊以“淡”行世,淡泊名利,追求恬淡、親民。伊秉綬對韓琦、王士禛等詩文酒會,心向往之,“小闌婪尾廣陵春,舊雨來時鵲語頻。一自魏公開宴后,未妨贈藥(芍藥)繼風人?!薄凹t橋無恙吾生晚,不及漁洋司理年?!币僚c焦循、阮充、趙懷玉等常在黃氏園、六一堂雅集,續先賢之遺風。伊公崇“淡”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他與文友酬應,常以寒儉的伊府面、揚州炒飯餉之,給后人留下了珍貴的美食文化遺產。

                人日挑菜  正月初七為人日,又稱“人勝節”。時人挑取七種野菜作羹,宴請親朋登高游樂。道光丁未(1847),前江蘇巡撫梁章鉅在揚宴請魏源、吳讓之、羅茗春、黃右原、嚴保庸等。梁章鉅吟曰:“元日至人日,無日不晴天。自是太平象,能無行樂便?清流宜冷集,陳冊要新篇。莫笑寒庖儉,期傳挑菜筵?!绷涸娦⌒蛟唬骸傲拇媸緝€之私忱,或可衍竹西韻事也?!?

                冶春后社文酒之會  “冶春后社”創始于清光緒宣統之際,推臧谷執牛耳。民國四年,湖上建徐園,揚州冶春后社詩人請于園主,建冶春后社于園內,精室三間,極為幽敞,題曰“冶春后社”。每值花晨月夕,醵金為文酒之會,相與尖叉斗韻,刻燭成詩以為樂。例先拈題十四字,各撰七聯,謂之“七唱”。酒闌余興,又或另拈兩題,分詠一聯;或公擬數字,嵌入兩句,統云“詩鐘”。匯成后請人謄寫,當場公同互選,次第甲乙,以當選最多數為冠軍。臧谷仙逝后,孔慶镕任冶春后社社長。每歲佳辰令節,冶春后社詩人往往于此賦詩,或拈字作七聯詩,名曰七唱?;驗槲幕⒅畱???讘c鎔《揚州竹枝詞》:“茶味清芬酒味濃,冶春小憩豁心胸。何如香影廊中座,支過殘秋又到冬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維揚烹飪藝術詩畫會   1983年6月,揚州市政協、文聯舉辦了維揚烹飪藝術詩畫活動會,邀請了省、市有關學者、名流、專家教授、書法家、畫家等知名人士,對烹飪技藝和風味特色進行探討。

                詩畫會在揚州富春花園宴會大廳(現花局里內)舉行。嘉賓與會,先品“魁龍珠茶”。與會者歡聚一堂,時而低吟淺酌,品評名饌;時而面對宣紙,皺眉沉思;時而振筆揮毫,立成佳作。南京師院金啟華教授首唱七絕:“梅子雨晴萬物欣,郊原景色倍清新。此行端為揚州菜,不惜光陰不惜金?!睋P州年近八旬的老書法家魏之楨即席口占一絕:“太守之宴今再開,金陵耆俊惠龍來。新詩法繪催人醉,未飲醇醪已快哉?!蹦暇┐髮W教授吳白匋依姜白石原韻,填了一闋《揚州慢》。南京大學教授程千帆賦七絕二首: “平山堂下木蘭舟,側帽輕衫念舊游。今日白頭重振策,新揚州勝舊揚州。煎金破玉多風味,萬選青錢絕輩流,可是徐凝無口福,但分明月憶揚州?!碧瞻桩敿礊橹希骸熬S揚菜,久馳名,烹飪術,日益新”。 程千帆揮毫:“飲且食兮壽而康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揚州國畫院院長李亞如揮毫題五言小句:“維揚擅名廚,席上列群珍。饌兼色香味,妙手著陽春?!辈⑴c省國畫院院長亞明合作“蟹魚圖”,題名曰:“水鄉風味足,魚蟹是家珍?!?揚州畫家吳硯耕與李亞如合作“菊蟹圖”一幅。揚州書畫家王板哉、何庵之應邀參加詩畫活動會,留下了寶貴的書、畫墨寶。


                頁面版權所有:揚州市烹飪餐飲行業協會           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》備案號:蘇ICP備16003906號    技術支持:仕德偉科技    網站建設仕網云智能建站

  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仕德偉科技  友情鏈接:中國烹飪協會江蘇省餐飲行業協會  江蘇省烹飪協會 揚州網 揚州面點網 泰州烹飪餐飲行業協會
                日本极度色诱视频免_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无需下载_日本高清视频在线一本_日本成a人片在线播放